【亲爱的,再见!】(01-03)作者:anqinian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8511


                (1)

  北京的夏日几乎天天都是豔阳高照,好在胡同口的一颗大榕树提供了一片难得的阴凉。

  树下的一个身着黄色花格子短裙少女,正嬉笑凝望着一旁的几个小孩嬉戏打闹。

  那少女约莫有165公分,虽然个子并不算是太高,但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还是让她显得亭亭玉立。

  雪藕般的柔软玉臂,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,细削光滑的小腿,配上细腻柔滑、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,完全让人拔不开眼睛。

  「您好!我是AB社的记者,请问,您方不方便接受我们的采访呢?」
  「是要採访我吗?不会吧!」

  少女听到我的声音,转过身来,一副非常吃惊的样子。

  在太阳光的反射下,少女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,宛如出水芙蓉、凝脂雪莲,在炎热的夏日也能给人带来一股清凉,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,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,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的细削香肩,浑圆饱满的胸部一起一伏,这个少女,难道不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吗?……咦?奇怪,为何看到了第一次与小曦见面的场景,彷佛做梦一般。
  那还是两年前的事情,那时的我刚刚大学毕业,正在AB社做实习记者,还未转正;那时的小曦还是一名大三学生,纯真懵懂。

  那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  当然,后来我经过半年的苦苦追求,终于抱得美人归。

  ……「是这样,我们正在做一档栏目,是关于北京古建筑的,主要关于如何保护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,想请你从一个学生的角度,说上两句……」

  「原来是这样,」

  女孩一边笑着,一边伸出玉臂,梳理着自己的马尾辫。

  「只是,」

  女孩的语调突然发生了变化,「你这个人,连自己的女友都保护不了,还谈什么保护建筑呢!」

  「你说什么?」

  我有些吃惊,不明所以,这句话可不是那天初次见面的剧情啊!「你怎么这么傻啊!快来救我啊!老公!快来救我啊!」

  她说完,头也不回地转身向马路跑去,这时,突然冲出来一辆黑色轿车,不偏不倚地撞在女孩身上。

  在被撞腾空的那一刻,我清楚看到晶莹剔透的眼泪,从她的眼眶里滑出。
  ……「啊!」

  蓦地警醒,我不顾身上的疼痛,拼尽全力坐了起来。

  原来刚刚的那一切,不过是一场噩梦,但却是那么真实。

  我习惯性地伸出右手,然而,等待我的不是小曦那柔美温暖的胴体,而是一片冰凉!「什么情况!」

  渐渐清醒之后,我才发现,现实比噩梦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,空旷的房屋,雪白的牆壁,单调的床单,四周安静的让人可怕,空气中弥漫的福马林味令人作呕。

  而我自己,则躺在房屋中间的一张病床上!病床右侧,床头柜上一盏白色昏暗的台灯顽强地亮着,旁边的闹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。

  借助微弱的灯光,我看清时针正好指在1和2之间,半夜一点半。

  病床左侧,是一大扇玻璃窗,窗户外面漆黑一片,隐约能看到对面楼房上亮着的几个红字——「北京第x人民医院」。

  透过漆黑的玻璃,我也看清了自己现在的形象——头上包裹着绷带,脸色煞白,鬍子拉碴,一身病号服,口鼻之中还插着乱七八糟的软管,左臂上还打着点滴。

 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?到底发生了什么?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中产生。
  但是现在,这一切我都完全顾不上了,因为刚刚梦中发生的那一幕太过于可怕。

  小曦,小曦现在在哪里?她不是在梦中向我求救吗?我拔出软管,挣扎着在床边站立起来,虽然双腿颤颤巍巍,但幸好还足以支撑我苗条的上半身。

  我尝试着向门口走去,但这时,角落里亮起的一个光点引起了我的注意!那分明是小曦最喜欢的一个布艺单肩包,包口敞开着,亮光来自于里面的手机。
  「看来小曦是在我身边的,她是不是出去上厕所了?」

  我一边寻思着,一边拿起手机,但手机萤幕上显示的短信却如同当头棒喝,将我击入万丈深渊——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,内容是「别忘了我们的约定,晚上一点半我们地下停车场见,保准让你爽翻天!」

  「靠!不好!」

  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正好一点半。

  顾不继续翻看手机里的其他内容,我夺门而出,跌跌撞撞、连走带爬的冲向医院的地下停车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(2)

  医院的走廊安静、深邃、游神,让人背后发毛。

  虽然正值夏日,一股冰凉还是从我没穿鞋的脚上传来,直达骨髓。

  电梯间在走廊的尽头,由于担心被人发现,我选择走旁边的楼梯。

  来到地下一层,打开楼梯间的大门,一股热浪夹杂着汽油味扑面而来。
  没错,这裡就是地下停车场,由于是半夜,停车场裡的汽车并不多,放眼望去,也只看到十几辆车。

  我小心翼翼地关上楼梯间的大门,思忖着下一步的行动,但却又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小曦为什么会这样?是受人所迫,还是心甘情愿?如果真正看到她与其他男人媾和的那一幕,我该如何是好……然而,现实逼人!正当我满脑子思绪乱飞的时候,远处却传来一阵阵的呻吟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你都…啊啊啊…不要…不要总舔那裡…人家受不了了……」
  我靠!这声音我太熟悉不过了,分明就是小曦的声音啊!「哈哈,你这婊子,看起来这么纯,还没两下就湿成这样啦!」

  这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,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。

  顺着声音,我绕过两辆车,眼前的一幕让人惊呆了——面前是一辆黑色宾士SUV,汽车后座车门的车窗半开着,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腿就从车窗中毫无遮拦地向两边分开伸了出来,小巧的脚趾紧紧扣着,小腿还在有节奏的的上下摆动。
  即使不看车内的情况,也猜的出来,女友一定是分开雪白的双腿躺在后座上,而那个陌生的男人一定伏着身子,伸出他那噁心的舌头,贪婪地吮吸这那个本来只属于我的蜜桃。

  看到这样的场景,听到这样的声音,我简直怒火中烧!顾不得身体的虚弱,我勐的冲向那辆SUV……「小曦!这是……」

  一句话还没说完,只觉脑后传来一阵剧痛,眼前一片漆黑。

  在倒地的那一刻,我分明透过车窗,看到小曦睁大双眼,惊恐的看着我,在她那俊俏的脸庞下面,是已经被剥的一丝不挂的上半身,以及,被一双粗陋的双手大力揉搓着的乳房。

  之后的我,便不省人事。

  ……伴随着剧烈的疼痛,身体不停地在下坠,彷佛坠入无尽的深渊。

  恍惚中,出现一片亮光,一个女子向我走来,那不正是小曦吗。

  「小曦,你真美,答应我,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……」

  我走过去,一把搂过小曦的腰,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,加上在我怀中不断扭动的身体,我实在是把持不住,一口含住了她那娇豔欲滴的嘴唇。

  「嗯……」小曦吃惊地哼着,不过在我用力地搂抱和略带侵犯的狂吻面前,小曦的身子瞬间软称了一团棉花。当我们的唇分开的时候,我已经把小曦压在了地上。「你好美,小曦。」

  我一边说,一边把大手压上了她饱满的乳房。

  虽然隔着胸衣,但那手感仍然让人回味无穷。

  「老公,不要嘛!你知道这是在哪吗?就这么胡来。」

  小曦有些紧张地抓着我的手,脸上有些害羞而生气的皱着眉。

  但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现在完全精虫上脑,怎么可能就这样停下。
  我一转手直接伸进她的内衣,握住了她丰满坚挺的乳房,感受着那细嫩无比的手感。

  「讨厌啊!」

  小曦蹙着眉,娇嗔着。

  而我,则尽情地欣赏着她娇羞的表情,看着她在怀中似有似无地挣扎着,我更加兴奋了,鸡巴更加硬得发痛了。

  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一把撕开小曦的上衣,退下她的文胸,她雪白的身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,一对D罩杯的乳房毫无遮拦的跳了出来,在我的眼前抖抖颤颤的,简直令人窒息。

  她赤裸的上身白晃晃的都有些刺眼,那白嫩的肌肤,像最新鲜最纯淨的牛奶一样嫩,像最饱满诱人最清爽滑腻的去了皮的鸡蛋一样富有弹性。

  「讨厌……老公……不要胡来啦……」

  小曦双手护住胸前,企图阻止我的行动。

  而我则粗鲁的把她的双手掰开,一口含住了那浅褐色的乳头,在这样的刺激下,小曦瞬间丢掉了反抗的能力。

  「你这个…大色狼……啊……」

  在我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之下,小曦的声音逐渐变称一阵又一阵的呻吟。
  趁热打铁,我两手同时发力,一下就把小曦的牛仔热裤和可爱的小内裤拽到了她膝盖处,同时掏出自己胯下的一坨巨物,瞄准小曦的花心,要来一个直捣黄龙!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四周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,远处的地面突然出现一道裂缝,并迅速延伸到我和小曦所在的地方。

  「小心!」

  没等我喊出口,迅速扩大的裂缝便如同一个张开的血盆大口,将我与小曦吞噬。

  再一次的,身体恢复了不断坠落的状况,小曦在哪?我不知道,周围是一片漆黑,隐约中,听到了小曦的呼唤。

  ……「老公,老公,醒醒啊,老公!」

  眼前暖洋洋的,是一片阳光的颜色,我努力睁开双眼,看着床边俏生生站着的女友。

  她乌黑的秀髮如瀑布一般垂到鼓胀的胸前,发梢带着波浪,显得妩媚动人。
  「小曦?!」

  只听哇的一声,小曦直接扑到在我身上,大哭起来。

  「老公,你终于醒了!你昏迷了都快一个月了,你知道吗?」

  什么?昏迷了一个月了,那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都算什么?难道都是梦吗?
  特别是,在停车场发生的事情也是一个梦吗?虽然有很多疑问,但我还是把手搭上小曦的背部,轻抚着。

  「小曦,我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,这段日子你受苦了吧。」
  小曦抬起头来看着我,那一双闪亮而深邃的双眸,泛着泪花,不禁让我看痴了。

  「不管怎样,你醒来就好,」

  小曦说着,抹了一把眼泪。

  「上个月5号,你晚上加班晚了,回来的时候被一辆汽车撞了,就一直昏迷到现在。」

  听小曦这么一说,我倒是有了些许印象。

  做记者工作并不规律,经常要在晚上赶稿子。

  那天晚上从AB社出来,站在马路旁边,本想打辆车回家,但突然出现的两束亮光让我睁不开眼睛,紧接着是浑身一震刺痛,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  「你醒来就好,我马上通知员警,他们说要在你醒来第一时间见你,」
  小曦说,「我这就出去给员警打电话,顺便叫护士进来,你先躺好啦!」
  小曦说着,莞尔一笑,拿起手机,走出病房。

  手机?病房?这些东西又把我拉回到那个地下停车场的夜晚,难道那真的是一个梦?难道我真的昏迷了一个月?我四处观望,如今的这个病房跟梦中的那个确实不太一样,没有了福马林的味道,牆壁也变成粉色的了。

  病床一侧狭小的窗子也变成了高大的落地窗,从我这个角度,也根本看不见「北京市第X人民医院」的字样。

  看来真的是我多虑了,看来真的是一场梦?……约莫不到一个小时,两个穿制服的员警走进病房,小曦这时已经扶我坐了起来,正在一点一点喂我喝水。
  「刘先生,您好,我是北京市第一刑警支队的员警,我叫王强。」

  这名员警说着,递过来一张名片,我艰难的抬起右手,接了过来。

  「辛苦你们了。」

  我说。

  「您客气,关于这次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故,我们有几个问题想单独和您聊一聊,」

  王强说着,瞟了一眼小曦,那眼神很複杂,我看出了一丝戏谑的成分,「能不能请您的女友先出去一下?」

  「啊!没问题,我这就出去。」

  小曦连忙起身,给我一个吻,然后转身走出病房。

  从背后看,她的小翘臀在短裙包裹下显得圆滚滚的,简直让人有犯罪的冲动,我敢肯定,跟王强一起来的那名年轻刑警,偷偷看了不只一眼。

  「事故调查有什么眉目了吗?是意外事故吗?」

  我问道。

  「我们勘探过事故现场,很不幸,根本没有找到车辆刹车的痕迹。」

  王强说。

  「这意味着?」

  「一般司机开车,如果撞到异物,无论如何,第一反应是刹车,哪怕做好了逃逸的准备,也会下意识的刹车。」

  员警舔了舔嘴唇,接着说,「如果根本没有刹车的痕迹,就说明司机本来就知道会撞上你,也就说,我们基本可以断定,这是一起蓄意谋杀!」

  「噢!」

  我努力控制着情绪,内心已经掀起惊涛骇浪。

  「还好你的命比较大,竟然没什么事。」

  「是比较幸运啊……」

  警察接着说,「你想想,有没有什么仇家?」

  「仇家,我们当记者的,你也知道,平时会搞一些曝光新闻,仇家到不在少数,只不过会起杀心的,实在是想不出来。」

  我这么说,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「好吧,您若是有什么想法,请直接跟我联繫,今天您先好好休息。」
  说罢,两名刑警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「慢着,」员警的屁股还没离开椅子,我便叫住了他们,「请问,我真的是昏迷了一个月?」

  「怎么?这种事你女友都没跟你说吗?从出事到现在,确实有一个月了。」
  王强笑着说。

  「哦,好吧。」

  「说到这,我还有一个问题,刘先生,你觉得你的女友对你怎么样?你信任她吗?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你别误会,现在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有作桉嫌疑,你觉得你的女友对你是绝对忠诚的吗?」

  王强说着,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。

  「你这样问很无理哎!」

  我有些动怒,但内心却有些动摇。

  从王强的表现来看,他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。

  「您别生气,我们就是随便问问,那,再会。」

  王强说罢,跟另外一个刑警走出病房,留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。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的脑中早已是一团乱麻!小曦真的背着我做了什么事?
  她跟我遇到的这起事故又有什么联繫?那天晚上在停车时看到的一切,真的只是一场梦?这时,护士走进来询问情况。

  当我看到护士服的那一瞬间,我直接惊呆了,脑中的所有疑问,瞬间被击碎。
  护士服的左侧,印着的几个红字异常的刺眼——「北京市第X人民医院」——跟那天在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。

  哦不,或许那根本不是一个梦,小曦在那一晚,到底经历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(3)

  我是小曦的初恋,更是小曦的第一个男人。我们俩一路走来,风风雨雨,虽然经历了不少波折,但对于彼此的忠贞,我还是坚信不疑的。

  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相信,小曦会背叛我、出卖我,甚至找人干掉我。
  我想,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隐情。此时此刻,小曦可能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,而在她一旁的我,可能并不知情。

  人们常说,挖掘事件的真相是一名记者的天职,而作为一名记者的我,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好,只能被「囚禁」在这个倒楣的医院里,哪也去不了,更不知道这起车祸和小曦背后到底藏有什么秘密,真是郁闷。

  在医院的日子是相当无聊的,每日按时吃药、按时检查、按时睡觉,毫无乐趣。好在小曦这些天在学校请了假,每天都在这里陪着我,照顾我,我的身体恢复状况也比预想的更好一些。

  当然,除了小曦以外,还得感谢我的主治医生。他姓贺,叫贺勇,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长着一张典型东方人的面孔,蒜头鼻、薄嘴唇,小眼睛,脑门上有两道很深的抬头纹,髮际线严重后移。形象虽然不怎么样,但工作起来倒是兢兢业业。时间一长,也跟我和小曦熟络起来。

  那天下午,贺勇医生对我做完例行检查,太阳己经快要落山,天气也凉快了一些。于是,贺医生建议小曦扶我出来到医院内的小花园溜达溜达,进行一些针对腿部肌肉的恢复性训练。

  由于一个月都躺在床上,腿脚免不了乏力,虽然身体正在快速地恢复之中,但上楼下楼还是有些吃力。

  这里,我不禁想到另外一个问题:如果说那晚停车场的所见所闻都是真的,以我那时的身体状况,如何才能走到停车场呢?

  另外,这几日,我趁小曦去洗手间的空隙,偷偷检查过她的手机,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医院的走廊、楼梯间也和那天晚上的完全不同。难道,「北京市第X人民医院」这几个字只是一个巧合?

  当然,与这些问题相比,最令我担心的还是员警王强说的那句话,「这是一起蓄意谋杀」。如果兇手知道我还活着,他会怎么做呢?

  想到这里,再看看身边的小曦,我不禁舒了一口气。我想,无论如何,小曦与兇手绝对没有关係,否则的话,我也活不到今日。我对小曦完全信任,而她若想要杀我,简直易如反掌。

  走累了,我与小曦一同坐在医院的小花园的石椅上休息,可能是在各自思忖着问题,我俩谁都没有说话。

  「小曦…」

  「嗯?」小曦抬起头,眨巴着眼睛看着我,长长的睫毛惹人怜爱,一双的剪水双瞳让人着迷,大波浪的长髮在背后随意地绑着,带着这几天积累的憔悴,更加娇媚。这些天,她真的受苦了。

  「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这样就挺好,无论是不是有人要杀我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知足了。」

  「老公,你可别说傻话,」小曦说着,双手挽紧了我的胳膊,而我的胳膊也嵌入她那一双豪乳的乳沟之中,「咱们呀,要相信员警,案子一定会破的,你就放心吧!」

  听小曦这么说,我敷衍地笑了笑,但却无言以对。

  ……

  回到病房,靠在病床上,小曦去了洗手间,我一人无聊,对着对面的墙壁发呆。可能是在花园里走了一个多小时,有些疲惫,不一会儿,竟睡意袭来,双眼渐渐的合上了。

  突然,胯下传来一股尿意,紧接着是一阵舒爽和温热。

  我连忙睁开眼睛,只见小曦伏着身子,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嘴上带着笑意。
  她那纤纤玉手,早已伸进我的裤子,在我的龟头上一圈一圈的划动。不知不觉中,我已一柱擎天。

  「小坏蛋,你在干什么呀?」我故意笑着问道。从我这个角度看,小曦翘挺的睫毛,闪光的眼睛,挺拔秀丽的鼻子,都美得不可方物,特别是那饱满鲜红,带着笑意,微微上翘的樱唇,更是十分诱人,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上一口。再往下,女友白白嫩嫩的胸部也从领口露出大半个,看到这里,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。
  「老公…」,小曦突然凑过来,双唇几乎贴住我的耳朵,「人家…人家想要嘛…」那声音娇嫩发嗲,仿佛一股电流从我的耳朵击入,对小曦这样的举动、这样的声音,我完全没有抵抗力,我真的彻底受不了了。

  还没等小曦说完,我就把她整个人拽上床。也不知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,我一手猛地拉开她的白色吊带和内衣,另一手抓向她白嫩修长的大腿。

  「啊!!讨厌啦!老公!」小曦娇声叫着,缩起胳膊想要挡着胸部。

  「小淫娃,我是你想要的吗?」我一边笑着说,一边把手伸进小曦的热裤,尽情揉捏着那极具弹性的臀肉。

  「你好歹…」小曦蹙着眉头,脸上泛着红晕说,「好歹要把灯关了吧。」
  是哦!现在外面天色渐黑,病房里的灯还亮着,窗帘也没拉,在对面楼房的人看来,我俩岂不是在上演一场活春宫啊!

  小曦说完,用一只胳膊挡住自己的双乳,然后迅速跑到病房门口处,关了灯,同时确认房门锁住,然后直接重回到我的床上,大腿一跨,直接坐到了我的身上。
  「老公…人家好久都没有过了…」

  而我根本顾不上小曦在说什么,直接张开饑渴的嘴巴,朝她浅褐色的乳头咬了上去,她又嫩又丰满的乳肉挤在脸上实在太受用了。

  同时,我的两只手也没有閑着。右手在小曦的酥胸间乱摸,左手则伸到她的大腿根部游走……

  女友一边呻吟着,一边伸出她的玉臂,抱着我的头和脖子,娇嗔地说道「大色狼啦…弄得人家…人家好舒服啊……」

  我俩身上简单的衣服很快就被剥了个精光,两个人都如同乾柴烈火一般,一旦放在一起,就迅速燃烧!此时此刻,整个世界仿佛都已经消失,只剩下我和小曦赤裸地抱在一起,狂吻着对方。

  「小曦…」我喘着粗气说,「我要进去了。」

  「嗯…」女友娇滴滴地答应着。

  那时我半靠在床头上,小曦刚好坐在我的胯部。我拿起自己的早已胀痛的鸡巴,朝着女友的小穴,狠狠地插入,然后开始急速的进出!

  「啊……老公…啊…色狼…就知道欺负人家…啊…」

  小曦已经语无伦次,只能如水一般柔软的靠着我的肩上,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部,胸前那两个汹涌的肉球顶着我的胸膛,不停地摩擦。而她诱人的呻吟声不停的环绕在我的耳畔,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兴奋,我的双手不顾一切地大力的揉捏着她的臀肉,胯部卖力地称抽插着。

  「小坏蛋……宝贝……啊……我这么干你……喜不喜欢啊!」我让小曦立起身子,用双手抓住她白嫩的乳房,一边抽插,一边欣赏她享受又痛苦的表情。
  「啊!!啊……小…曦……喜欢……啊!老公怎样干我…啊……我都喜欢……」小曦娇声浪叫着。

  小曦平时是一个开朗、单纯的姑娘,非常平易近人,跟谁都和得来,但每次在床上的时候,她总是不太能放得开,几乎每一次做爱,总是半推半就。

  但是今天,不知为什么,小曦却变得格外动情和放蕩,而且非常投入。这种感觉虽然怪怪的,但却让我有了一种特别的征服感。

  不过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呢?想到这里,「停车场」三个字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无论是真实,还是梦境,一想起那一副场景,我就醋意大发。那个陌生男子是不是也以这样的姿势干过小曦,是不是也像我这样,随意揉搓小曦的丰胸和翘臀?

  想到这里,我的鸡巴变得更加坚硬火热,看着女友雪白泛光的身影,看着她纤细的腰肢扭动,我彻底丧失了对自己的控制,开始死命的抓着女友的的臀部,猛烈的,不知疲倦的抽插…抽插……

  「啊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你今天好厉害……」女友性感的低声叫着。
  「啊……那是因为小曦今天表现的太好了……小曦今天太诱人了……」,我喘着粗气,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  我越插越快,感觉到积累已久压抑即将爆发!我一把拉过小曦,把她紧紧抱在怀里,享受着那肌肤没有任何间隔,紧密贴在一起的幸福感,享受着那即将射精前一刻的紧促感。

  「小曦…我可以射在里面吗?」

  「嗯…啊…不行了…啊…小曦要…」小曦的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后背,芊芊玉指掐进我的肌肉,我知道,我们两人马上就要同时达到高潮!

  然而,就在那最美妙的一刻,只听「哃!!」的一声!突然!病房的门,不知被谁给推开了!!

  (未完,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