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和女下属的一段情-缘在上海】(完)作者:mandy201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酒店餐厅内,美霞正气急败坏地翻着公事包,我焦急地等待着,客人们也正呆看着我们。

  「怎么没有的,不会是没带来的吧!」

  美霞仍努力地寻找着合约,客人已有点不耐烦地看着手錶,

  「黄先生,怎么了,我们还要赶往机场去吧!」

  此时,美霞惊恐地看着我说,「对不起,黄生,我想合约定是留在公司里,不约……我……马上赶回公司去取过来吧!」

  客人听吧,摇摇头地站起来说,「黄先生,我们实在真的很赶时间,这样吧,或许下次我们有机会再合作的吧!」说罢,众人便随随地离开了酒店餐厅。
  我呆坐在椅上,就是只差这一步,公司这年最大额的生意便这样告吹了,怒火已开始中烧,美霞知道理了大亏,吓得全身正颤抖着地看着我

  「黄生,我…………」

  我没有作声,我怒目地瞄了她一眼,跟着愤然独自离座而去,美霞回到公司后,众同事立时上前向美霞说着

  「黄生回来后,在你桌上发现了那份合约,立时像发了疯般撕毁后,便不发一言地进了房内,美霞,你真是大意,这下子我们也给你累惨了,想着以后我们也会没有好日子过的吧!」

  美霞默言不语地呆站着,只见她战战兢兢地朝到我的房门方向,门叩响了,美霞进了入来,冷不防,仍盛怒着的我猛然拿着桌上的物件向她掟着。

  我气呼呼地说,「这次公司因你而损失了过佰万利润的生意,我会把所有责任都全算到你身上,你马上给我滚,日后就等着收我的律师信吧!」

  美霞呆站着地红着眼,「黄生,你……可否……给个机会让我补救,我试试再联络客人,看看能否说服他们改变初衷的吧!」

  未待我的发怒,美霞已急急地退出了我的房间里去,我气得倚在大班椅上呼着气。

  已到差不多下班时份,我正要离开公司之际,我赫然发觉美霞仍在办公桌处忙着,我正要上前再发难,美霞看到气沖沖的我,急忙站起来说着

  「黄生,我刚和客户通了电话,我恳求他给我们公司一次机会,对方初步答应了,但要我们明日下午之前带同合约亲身飞到上海给他们签署,否则他们下午又要离开往别处而去!」

  我听罢马上刻不容缓地致电定着即时机票,这次定要不容有失,美霞见状,急忙向我说

  「黄生,我要为这次的过失负上责任,这次就让我一起随行,我定必把此事处理妥当!」

  我的怒气仍未全消,我向她说,「这次就算顺利签约,回来过后,你也不用再上班了!」

  我拿着重新整理的合约仔细翻阅一遍,晚饭过后,跟着回家换过衣服后便朝到机场而去,美霞已在机场等待着我。

  我警告她,「这次签约如搅不妥的话,我定必向你追究到底!」

  美霞无言地点着头,我俩随即入闸步上飞机而去,到了上海,已是深夜时份,我们先要找个地方捱上一个晚上,明早才到客人约定的地方见面签约,我随意找间普通旅馆给美霞渡宿,而我则在约定地方附近找了一间五星级酒店来入住。
  整夜,美霞为着合约的事而无法入睡,想着假如没法顺利签署合约的话,自己便会受到公司的追讨损失,那时真的不知怎算才好,辗转反侧般才捱到早上,已经早上六时,美霞反正不能入睡,倒不如早点出外走走,零可早些到达预约地方等着也好的吧。

  到了预约的地点,美霞百无了赖地等着,已经九时了,我也准时到达了目的地,远处已看到客人们正在餐厅内吃着早餐。

  我看到门外正等待着的美霞,跟着冷冷地向她说着,「你还是待在这里,我不想你再次坏我大事,一会儿你自己返回香港便可,记着,你不用再回公司,因你已被公司解僱了吧!」

  美霞正一脸焦急的模样地向我说着,「黄生,请等一会,你先听我说………」我懒理她,随即便步进餐厅之内。

  和客人打个招呼后,我不断说着抱歉说话,寒暄过后,合约已放在桌上,客人正要大笔一挥之时,突然,桌上的合约瞬间被人抢去,我惊惶未定,赫然发觉抢去合约的人正是美霞。

  只见她正朝着餐厅门外跑去,我登时怒不可遏,我二话不说便追到出外。
  远处的美霞正疯狂地奔跑着,我边追着,边后悔带着这个再次令我损失惨重的人,追到了,我一手猛力推着美霞,美霞便像滚地葫芦般跌在地上,合约也跌到她身旁的不远之处。

  我愤然给了美霞一记重重耳光,「你这天刹的定是疯了,我前生到底亏欠了你什么?今生总是给你缠着不放……」

  我已像发了疯一般的狂骂着美霞,美霞正淌着泪的坐在地上的默言不语任由我骂着。

  良久,我也骂得倦了,我索性也坐在地上,脑内正一片混乱之际,这时,身旁的美霞缓缓地递着手机给我看。

  「黄生,你先看看这个!」

  手机上正播着一段影片,影片中不就正是刚才的客人们在餐厅内的情境,我细心聆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
  「昨天还以为计划便要告吹,估不到那呆子还真的找得上我们,一如以往,我们只需付上定金便可得到整批货物,待收到货物后,我们再贱价变卖,那时呆子想再找到我们也难的吧!」

  另一客人也跟着说,「想着今次货物的金额是那么大,利润相信倒也不少,哈,哈,哈,估不到这财神居然会自己从香港送到上门来,想落还真是有趣得很!」
  我看罢影片,登时呆了一呆,再看着眼前刚才被我粗暴对待着的美霞,一股强烈的歉意此刻正涌到心头之上。

  美霞正按着手臂不断擦着,想必是刚才跌到时撞伤了,粉面上仍留着我的掌痕,眼角仍在淌着泪,此刻,我真的不知要向她说些什么才好。

  「美………霞……」

  估不到这时我居然难於向美霞启齿,我俩仍坐在地上待了一会。

  终於,我鼓起最大的勇气向美霞说,「美………霞……,对…对不起!」
  这时,美霞不发一言便取回电话站了起来,跟着头也不回便离开了,只剩下我仍呆呆的在坐在地上,美霞独自回到旅馆,正准备收拾细软便要离开上海,这时,我也到了旅馆之处,我站在美霞的房间门外。

  「怎么办呢?美霞,我知是我的不对,但……我也估不到他们居然是一群骗子………」

  我正在房门前正喃喃自语之际,突然房门正打开着,美霞正要从房内走出离去。

  「美霞……」

  我俩站着地对望着,美霞正要强行而过,我一把推着美霞回到房内关上了门,随即紧紧地拥吻着她,美霞不断挣扎地打着我,口唇正被咬着,我痛极而叫着出来,我放开了美霞,美霞正一面泪眼的呆看着我。

  此际美霞一面羞涩地低着头,手正按着面上仍红着的掌痕位置,我不禁把手伸出摸着。

  「美霞,对不起,我知是我错怪了你,这次还是全靠你,我才没有上了那些骗子的当,告诉我,你要我怎样的做,才肯原谅我这个鲁莽的人?」

  美霞仍是默言不语,

  「怎么样,还痛不痛?」

  我尝试尽力继续逗回美霞,「啊,我还真是呢,和你共事了多年,还是头一趟这样认真地看着你,原来美霞你是长得这样的美!」

  美霞听罢,面上更羞涩得正不自然地泛起着红霞,但见美霞咀角正微微地跷着起来。

  「啊,你笑了,笑就代表已原谅了我的吧!」

  美霞泪眼地斜斜抬头看着我,突然,美霞一个上前的就把我紧抱着,我俩即时便疯狂地互相拥吻着起来,已退到床边,我俩已跌在床上,两人正吻得难舍难离似的。

  我按着美霞的肩膀,肩上的衣带正被我缓缓地拉着下来,上衣已开始翻着下来,背后胸罩扣亦被解开,一双完美而充满弹性的乳房已呈现在我眼前,美霞羞得别过了面,紧随着身下的长裙和内裤亦被我除下而去。

  我也快速地和美霞看齐,二人此际已肌肤紧贴地在床上拥吻着,白哲的肌肤令我的手不住在美霞身上四处游走,我向着那胸前如花瓣般美的蓓蕾正猛力地吸吮下去。

  美霞搔得不断扭动着身子,口中不断发着撩人的呻吟叫声,手底正抚摸着美霞身下卷曲发丝之处,手指正探在两腿尽头之间,唇肉正被我轻轻的翻弄着,美霞被撩得双腿也微微地向外张开,阴户里已开始流着大量晶莹剔透的爱液。
  我开始压在美霞身上,二人下身正配合地各自就位,我吻着美霞的粉颈,手指亦搓弄着顶上蓓蕾,冠顶已碰着缝前,我握着硬物轻轻上下摆动地扫着,唇肉已被扫得挤开,湿润的状况令冠顶已陷入缝内,美霞像也已等不及待,下身也轻轻地配合地摆动着。

  这时,我紧抱着美霞,深深地吻在她微张着的小咀,下身同时向前一倾,「呀……」美霞吻着的咀被这一刺登时弄得发出一声闷叫。

  温暖而紧窄的通道正包裹着我整根硬物,进出的动作令二人忘却之前的不快,小床随着二人冲击的动作正发着依依声响,看着美霞面上仍未消散的掌痕,我内心不禁又再泛起怜悯之情,晃动着的双胸,微张着的小咀,娇媚的一双眼神,身下正是一个刚令我避过受骗一刧的女下属,此刻更正以身体满足着我的欲望,我再次深深地吻在她的小咀之上。

  我不断地继续地摇晃着美霞,这时,我感到通道正有点抽搐的感觉,呻吟声开始强烈,美霞突然肉紧地紧抱着我,急促的呼吸令我知她已到达昇华之地,我继续我的路程,活塞仍在猛烈地运行着,我瞄着身下那进出之处,缝门四周已被抽插得呈现一片红色,缝洞正像小咀般猛然吞噬着我的肉棒。

  射意已现,速度也正在加快,突然泄精的快感令到肉棒不断在洞内颤抖着,美霞体内已尽数把我的体液装载着,肉棒已开始软了下来,慢慢地正从美霞体内滑出,紧随大量的白液正从穴缝之中流着出来,二人已正瘫痪了,双双拥着而躺在床上,此刻我再没有责备之情,只对美霞有着感激之意。

  回到香港,美霞已不再是我的下属,因我早说过她已被我解僱,但实际上,我从此却要对她要言听计从,因为,她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个不可分离的爱侣了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